券商有望代销养老投资理财?业内人士称短期规范突破可能性不大

  • 券商有望代销养老投资理财?业内人士称短期规范突破可能性不大已关闭评论
  • 2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金融投资
摘要

“我感觉短期内规范突破可能性不大,银行投资理财现在仅限投资理财公司直销和银行机构代销。”6月23日,对于“券商将来有望代销投资理财等个人养老金金融商品”的消息,一位长期研究养老金问题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关于规范和促进商业养老

“我感觉短期内规范突破可能性不大,银行投资理财现在仅限投资理财公司直销和银行机构代销。”6月23日,对于“券商将来有望代销投资理财等个人养老金金融商品”的消息,一位长期研究养老金问题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关于规范和促进商业养老金融业务进步的公告》显示,符合银保监会规定的银行投资理财、储蓄存款、商业养老保险等运作安全、成熟稳定、标的规范、侧重长期保值的满足不同投资者偏好的金融商品可纳入个人养老金投资范围,享受国家规定的税收打折政策。

《〈关于推进个人养老金进步的建议〉宣传提纲》也明确,个人养老金实行市场化运行,确立个人养老金规范模式和拟定《建议》过程中,充分尊重市场规则,在资金竞价推广账户开立途径、确定参与金融机构和金融商品、金融商品销售途径等方面,由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不对金融市场产生不好的影响。

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首批养老投资理财试点机构获悉,作为个人养老金金融商品之一的养老投资理财,在试点期间发展非母行外的代销途径还面临着肯定的约束。

“养老投资理财试点商品具备较强的试点性和普惠性,在资源投入、销售管理等方面有不同于一般理财项目的特殊需要。”一位首批养老投资理财试点机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家券商人士处确认,现在确有多家头部券商业机会构正在积极参与个人养老金规范试点,并筹备有关试点策略,但策略具体内容暂时未知。

在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学教授胡继晔看来,券商可以将养老目的基金作为参与个人养老金业务的重点方向,虽然银行也可以加盟养老目的基金,但券商更有优势:一方面券商顾客大部分为个人投资者,与个人养老金个人竞价推广账户规范很契合;其次,养老目的基金含权益类资产相对较高,从顾客群的结构来看,券商用户也与养老目的基金投资人群较为符合。

养老投资理财途径建设仍在探索期

中国投资理财网显示,截至6月23日,首批四家养老投资理财试点机构已发行24只商品。但从销售途径来看,仅招商银行代销过建信投资理财的1只养老理财项目,其他23只均为投资理财公司母行代销。

早在去年12月首批4只养老投资理财首发仪式上,即有投资理财公司高管表示,目前养老投资理财销售途径仅限母行,后期再逐步拓展非母行外的其他途径。

不可忽略的是,与其他非养老理财项目相比,养老投资理财具备肯定的特殊性,且现在仍在试点期限内。而伴随个人养老金的规范逐步落地,养老投资理财势必将愈加遭到关注和看重。

上述养老投资理财试点机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养老投资理财试点商品具备较强的试点性和普惠性,在资源投入、销售管理等方面有不同于一般理财项目的特殊需要,母行代销对此具备先天优势,因此成为各家最佳选择。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行业人士处获悉,养老投资理财试点商品也可以跨行销售,监管也鼓励商业可持续进步,因此建信投资理财发行了首只跨行代销商品。

值得注意的是,个人养老金还涉及个人养老金资金竞价推广账户的开立或指定。有业内人士觉得,假如投资理财公司发行的养老投资理财纳入个人养老金商品名单,同时在非母行途径广泛代销,虽然能做大销量,但也会会干扰到母行的个人养老金资金竞价推广账户数目的拓展。

银行投资理财非银途径待放开

与养老投资理财不同,非养老理财项目早已通过中央数据交换平台达成了理财项目的销售途径拓展。今年1月,银行投资理财登记中心举办理财项目中央数据交换平台启动会。会议介绍,该平台通过打造投资理财行业数据交换标准,中央数据交换平台可支持市场机构批量拓展销售途径,有效解决发行机构与代销机构数据交换标准不统1、接口不规范的问题,消除机构之间需要逐一对接的行业痛点,减少信息传输本钱,提升市场运行效率。据悉,截到今天年4月初,该平台已与22家开始营业的投资理财公司拓展合作。

而在该平台上线前,投资理财公司商品非母行代销已经成为正常状态。中国银行业投资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显示,截至2021年底,有存续商品的21家投资理财公司均与代销机构拓展了合作,代销商品余额共计17.07万亿元(全部29个商品余额共计万亿)。

具体来看,3家投资理财企业的理财项目仅由母行代销,18家投资理财企业的理财项目除母行代销外,还打通了其他银行的代销途径,平均每家投资理财公司约有14家合作代销机构; 共有97家银行机构代销了投资理财公司发行的理财项目,代销余额1.60万亿元。

尽管非养老理财项目销售途径相对较广,但进一步拓展途径仍面临着肯定的约束。自2021年6月底推行的《投资理财公司理财项目销售管理暂行方法》规定,理财项目销售机构包含:销售本公司发行理财项目的投资理财公司;同意投资理财公司委托销售其发行理财项目的加盟销售机构,包含其他投资理财公司,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等吸收公众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与银保监会规定的其他机构。

伴随银行投资理财非母行代销途径的正常的状态,部分机构呼吁进一步拓展销售途径,不过也有机构建议审慎拓展。

“网络途径或第三方途径的开放,客观上会导致肯定的风险挑战,但适度开放途径,对银行投资理财公司多元化顾客结构、拓展业务出处、达成与母行的风险隔离都有肯定有哪些好处。而且,顾客结构的多元化,对银行投资理财公司进一步提高权益类商品占比,更好发挥机构投资者用途,并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进步,有相当积极的意义。”一位业内专家表示。

一家大行投资理财公司人士则觉得,应审慎研究网络平台销售的可行性:一方面,投资者在网络平台购买理财项目需要采取绑定一家或者多家商业银行的竞价推广账户得以达成,使得反洗钱、投教、消保等工作存在权责关系不明确的问题;其次,网络平台具备头部效应,使得顾客资金向少数头部商品集中,也容易引发依赖“炒作”吸引投资者关注的现象。

(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